B站里的老年网红
2020-10-26 09:00
来源: 南方日报

B站里的老年网红

人工智能朗读:

越来越多的老年人正在拥抱网络。

6个月新手UP主、九旬老人江敏慈受到了37.5万粉丝的青睐。而她19岁的孙子豆豆(化名),做UP主2年了,粉丝数仅2.4万。

在视频网站Bilibili(以下简称“B站”),UP主是对上传视频音频等内容的人的称呼。江敏慈在B站这个“后浪”的文化聚集地“火了”,豆豆没有想到。

3年前,江敏慈在老年大学学习如何使用电脑,从开关机到打字、上网,她越学越顺溜。“凡是不会的,我见人就问”,在视频中,江敏慈讲了自己手机付款的过程,“老板说哇,哇,阿姨你好棒!”她开心地举起了大拇指。

又是一年重阳节,江敏慈在B站上对话年轻人们,老人们并非不愿接触新科技,但却需要年轻人们更多耐心。

据国家统计局数据,2019年我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约为2.54亿,而据今年9月中国互联联网络信息中心(CNNIC)发布的第46次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显示,我国60岁及以上网民占比为10.3%,约为9680万人,仍有超过1.5亿的老年人处在信息时代的边缘,他们居住在城市与乡间,与互联网的距离,说远不远,说近不近。

从拥有智能手机到学会“扫一扫”,不少老年人在尝试跨越数字鸿沟。幸运的是,长者们并不孤单,科技因人向善。依靠子孙辈的数字反哺,或许是老人打开新大门的钥匙。

90岁的江敏慈、83岁的王冬、72岁的卢正义等,越来越多的老年人跌跌撞撞“触网”、大大方方“走红”,他们似乎在网络世界里重拾那最好的年华。

九旬敏慈不觉老

“现在年轻人都喜欢B站,可我不是年轻人了。”

在广州体育西的老社区中,九旬老人江敏慈端坐在家中卧室里。没有特殊灯光,没有额外收音,孙子掌机,老人上镜,UP主“敏慈不老”上线了。

敏慈讲话慢,语速赶不上飞驰而过的弹幕,但一字一句无比清楚,她询问观众,“你们猜我有多大了?”顺着年龄这个话题,敏慈娓娓道来,一讲就是七分半钟,而这条《我不是年轻人可以做UP主吗》的视频,自今年四月上线以来,迅速超过五百万点击量。

此后,江敏慈通过视频分享亲身经历,从抗日战争讲到70年前的学生时代,再聊1985年全国第一届教师节的启动仪式……江敏慈的一段段回忆,转眼成了一部部B站上的爆款视频。这位年近九旬的广州老人,今年就这么“火了”。

打开敏慈不老的视频,“奶奶好”的问候刷屏而至,透过网络,老人的回忆和生活逐渐分享给了年轻人。然而实际上,敏慈触网成为UP主,还是因为一个年轻人——孙子豆豆。

那天,江敏慈看到豆豆在房间里录视频,好奇地贴过去。她悄悄记下孙子登录的网站名为B站,下载了App,在上面逛了两三天后,她做了个大胆的决定,“自己成为一名UP主”。

此前多年,江敏慈就有写自传的打算,奈何提笔忘字,老照片又太少。而在B站只需对着镜头讲述,她的故事就成了视频,正合其心意。

不少观众看江敏慈如今面对镜头已无比在娴熟,很难想象,半年前,她的想法起初并不被孙子认可,“年轻人的地方,哪有老年人来玩的?”江敏慈被泼了冷水,反复劝了豆豆好几次,江敏慈有些恼了,“奶奶教了你那么多东西,现在帮一下奶奶都不愿意?”

一听这话,豆豆心软了,答应帮忙。就这样,敏慈不老正式上线,不断飙升的数字意味着流量和粉丝量,如今已拥有37.5万粉丝的江敏慈算得上B站上的“网络红人”。听了江敏慈的讲述,网友们有的想起了自己的长辈,有的钦佩老人的年轻心态。冒险精神并非年轻人的专属,江敏慈不服老的心收获了年轻一代的喜欢。

但是,江敏慈一直不能理解,何为“走红”。直到发现原来“粉丝”是生活里实实在在的人。走在街上,也有年轻人主动打招呼,“你是敏慈不老!”走红以后,江敏慈感觉自己和年轻人之间的距离近了不少。

江敏慈算是个“任性”的“网红”——视频不定期更新,也鲜有特定的主题,“因为要看孙子什么时候有空帮我拍”;但江敏慈又是个认真的UP主。她怕自己录视频时忘记该讲什么,就写下故事提纲,拿在手上边看边讲。涉及不易用语言描述的物品,她会提前手绘出示意图,或在镜头前晒出老照片。

△山东电视台邀请王冬与王乐上节目,讲述视频走红的故事。

在王乐眼中,爷爷王冬身上仍有老一辈人的实在。去年夏天,两个粉丝专程来村里看望老人。王冬高兴,但又担心小辈远道而来太过破费,就拉着王乐到一边说道,“人家开车烧油钱,买东西来也花钱。”网上有粉丝要寄礼物来,他也总提醒王乐,“把钱给回人家。”

视频更新一年半,老人和村庄的一年四季都已拍过,内容逐渐开始重复。王乐也曾想过要不要丰富视频内容,多加些主题,但想起自己拍摄的初衷,也就作罢。“走红不是目的,记录的意义更大,”他只想留下老人最真实的生活片段。

用着老人机的王冬,仍对智能手机等新鲜事物保持着好奇。王乐所在的枣庄农村离城区不远,背靠大山,常住人口1000多人,如今大多是老人留守村中,距离信息繁忙的网络世界似乎相隔甚远。有天,王冬买菜回来向孙子感慨,“现在科技了不得,有个人买东西拿手机一照,钱就过去了,你说这钱是怎么过去的?”

面对老人因网生趣,王乐总是不厌其烦一遍遍回答,这也让王冬逐渐搞懂了网络视频、移动支付等一个个现代科技的产物。孙子王乐的陪伴,成了老人王冬跨越这道数字鸿沟最便捷的桥梁。

72岁的“老二次元”

在认识阿伟之前,卢正义是个离网络不远不近的福建老人。

卢正义有智能手机,但只用来看过莆仙戏。每天闲暇时打牌、听戏、弹乐器,是他生活大半时光,而现在,互联网那头的百万“二次元”粉丝们,着急等待他的新作上线。

“我叫卢正义,一个年轻的木匠人。”黑色圆框眼镜,灰色背心,偶尔穿印着瑞克和莫蒂的文化衫,白发苍苍的“小卢”在视频中自称“年方二十有七”,因他在27岁拿起凿子学木雕。视频中,他操着福建口音,说着互联网热词,像个调皮“老顽童”。

自今年5月以来,借助一把凿子,72岁的“小卢”已从木头里“取”出了数十个二次元手办,他的账号“卢正义的雕刻时光”在B站拥有超过129万年轻粉丝。

做木雕的“老二次元”与网络结缘,出于年轻人的主动挖掘。

阿伟(化名)是名摄影师,他曾在短视频平台看到一些木雕艺人的视频,将手艺人塑造成穷困潦倒、生活困难的形象。这让他有些不甘心,“中国传统手艺不该用这种方式传播。”经人介绍,他找到了72岁的木雕手艺人卢正义。

生活在福建莆田仙游的手艺人卢正义,此前已有七八年未做木雕,由于动漫人物与传统木雕人物造型截然不同,面对来客阿伟的请求,他只担心自己做不好。年轻人喜欢的动漫女性角色清一色的大眼小鼻,不少男性角色头发则呈爆炸状,对于只雕过关公、佛像、菩萨一类传统形象的卢正义而言,颇有些突破认知。

好奇不同年代审美差异的同时,卢正义决定按年轻人喜欢的东西试试看。阿伟陪着他一起看动漫片段,钻研动漫人物的神态面貌。一个手办一雕就是四五天,一半的时间卢正义都用于琢磨人物面部神情,“不是在木雕上复制一个手办,而是在木雕上重刻一个角色。”

制作动漫木雕的视频上线后,关注远超出卢正义和阿伟的预期,短短几个月在B站已有百万粉丝。和木雕手办一起受欢迎的,还有视频里的木雕师“小卢”。

卢正义的诙谐和顽皮,带着南方老人特有的可爱,让“小卢”迅速走红。生活里,卢正义十分乐天,乐于接受新事物,如今已能熟练打开B站去看网友评论。

瞧见好评时,卢正义常腼腆笑笑,感慨木雕技艺没有被年轻一代遗忘。但网上的词句,老人仍不得甚解。卢正义不明白,为何评论里大家总叫他“程序员”,阿伟一番解释后,他才知道,原来程序员经常坐在电脑前熬夜加班,“头发和自己一样茂密。”

而对于网友说他刻得不像的评价,他也开明以对,“没有接触过的新事物,做得不好是正常。”下一回雕刻时,他会花费更多功夫琢磨人物。新一代的直来直往与老一辈的精益求精,碰撞出了互相欣赏的火花。

每拍一期视频,卢正义就留下一件木雕作品。至今,卢正义最满意的,还数9月雕刻的孙悟空。这个角色来自于今年大火的国产游戏《黑神话:悟空》,相比于过往影视中金光闪闪的齐天大圣,游戏里悟空的形象则多了份冷峻。

看过这部如电影般精致的游戏视频,让仅知晓“俄罗斯方块”的卢正义大吃一惊,深感技术发展之快。有过西游记等中华传统形象的雕刻经验,卢正义本以为心里有底,但最终仍花费近一周时间打磨该作品。对于悟空不羁的神态,飘扬的毛发,每次阿伟都觉得满意,但卢正义却仍要求再花些功夫,力求完美。视频刚发布那段时间,他守在手机前看弹幕,看到别人的夸奖,心里的担子才稍稍放下。

在阿伟的帮助下,72岁的卢正义正开启一段新事业,他学会在B站上与网友交流互动,用智能手机也更加频繁。

——“阿伟,网站上的硬币有什么用?”

——“可以让更多人看到你的视频。”

——“那我也要好多硬币。”

腼腆羞涩的小老头笑起来露出银牙,T恤上印着“年轻帮”。

链接

迈入中度老龄化,数字反哺或成良径

10月23日,民政部预测数据显示,“十四五”期间,全国老年人口将突破3亿,迈入中度老龄化。重阳节又至,在环境急遽变化的信息时代,老年人如何参与进数字化浪潮,热议不断。

深圳大学传播学院教授周裕琼认为,移动互联网时代,老人逐步触网已是必然趋势,但老年人与年轻人的数字化生活间仍存在明显壁垒。近些年来老人“触网走红”频现,或意味着突破次元的对话正在不断上演。

如何让老人安全触网,在周裕琼看来,数字反哺是一条适合国情的解决路径。面对老人的“技术恐惧症”,家庭应走好每一步——提供设备,教会老人如何上网,如何更好地使用网络。其中数字素养反哺则最为重要,如教会老人识别谣言、验证信息真实性,以年轻一代的主动行动,帮助老人走出独自探索时可能遭遇的困境。

周裕琼分析认为,随着老人触网不断深入,将迈入数字文化反哺阶段,即引导老人了解青年亚文化等新文化潮流,使他们人老心不老,更积极地面对老年生活。同时,考虑到空巢老人增多,启动全社会的反哺机制也迫在眉睫。从国家层面而言,在推进数字化公共服务体系建设的同时,还要保障老年人数字断联的权利,让老人拥有选择过数字化或非数字化生活的权利。

数字鸿沟曾分隔了几代人,青年人如鱼得水,中年人亦步亦趋,老年人望尘莫及。时代步履不会停留,年轻一代们还需转身探手,将老人们接入数字新生活。

来源 | 南方+客户端

撰文 | 南方日报、南方+记者 徐勉 实习生 林欣潼 刘思敏

[编辑:马静欣]
博官赌场规则 大发888OG东方馆时时彩开奖记录 汇丰体彩排列3开奖结果 威尼斯人大小骰宝开奖结果 威尼斯人代理
大嬴家官方网址 比分大赢家 申博菲律宾申博现金网登入 摩托罗拉xt788电池 AB亚洲馆环亚娱乐
bbin玉蒲团登入 澳门好博彩官网 申博138体育 金沙国际游戏 金沙网充值
新葡京手机投注 优信彩票游戏 新葡京娱乐登入 菲律宾申博现金网游戏站登入 申博代理